关于我们|网店加盟|汇款账号|代理/批发|我要代运|我要代购|淘宝省钱助手|快递跟踪
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
诚邀批发代理,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台湾等东南亚优质女装/男装供应商,无需任何费用,注册即可一件代发!3-5天送货上门~~欢迎亲们前来咨询代理合作共赢!添加微信pop616com或者pop616有折扣. 实时汇率:马币:代购代充1.63,商城1.64 台币:1twd =0.20RMB每周六更新6期新款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培训基地 > 外贸生意陷入瓶颈,跨境电商或成新出路
文章分类
浏览历史
外贸生意陷入瓶颈,跨境电商或成新出路
高品质女装批发-服装批发-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台湾、越南、文莱、印度尼西亚。 / 2019-03-09

     最近,一个名为Orolay的羽绒服品牌在亚马逊网购平台走红,许多国外买家对其可谓“称赞有加”。事实上,Orolay的走红离不开其诞生地浙江嘉兴颇为强大的“外销基因”。

 
  以2018年为例,来自嘉兴海关的相关数据显示,2018年嘉兴全市外贸出口总值为2017.3亿元,同比增长13.6%,增速位列浙江省第一。而其中,出口服装252.1亿元,占比12.5%,增速2.3%。然而,记者注意到,与家具、高新技术产品等品类相比,服装品类的增速表现并不突出,后两者的增速分别为10.9%和20.4%。
 
  近日,记者在实地走访中发现,当地的服装外贸生意似乎陷入了瓶颈:一方面,从事贴牌加工的服装工厂,人力成本大增,人力流失严重;另一方面,作为中间环节的批发商,销路仍是以内销为主,而所有受访的商家都表示,内销的利润越来越薄了。
 
  批发商:利润越来越薄
 
  在前往嘉兴市区的路上,当地滴滴司机与记者闲聊时说道:“你要找做外销出口的企业啊?去平湖看看吧,那里可是多得不得了。”
 
  如果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平湖,最先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介绍:“平湖,中国服装之乡,中国出口服装制造名城、中国跨国服装采购产业基地、中国箱包之都。拥有服装制造企业2000多家,年生产服装约3亿件,年产值130亿元。全世界每100件品牌服装中,就有1件产自于平湖!”
 
  2月26日,平湖中国服装城(以下简称服装城)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向记者确认:“这边入驻商家有2000多家,不过现在是销售淡季,还在营业的大约就只有300多家左右。”记者从上述人员口中了解到,部分服装城的入驻商家在周边设有厂房。
 
  2月27日,记者前往距离嘉兴市中心约30公里的平湖。在平湖地界内,有中国羽绒城、国际箱包城、慧腾服装城等多个批发商场,周边有大量的服装厂,同时还设有一个平湖市国际电子商务产业园。从外面看,这里的产业集群初显规模。
 
  不过,“产业集群”这个概念到了商家的眼里,实际上就是“竞争越来越激烈”了。
 
  在中国羽绒城内,一位店主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“我在平湖开店有十年了,主要就是做点批发,但是近几年生意其实越来越难做了。(服装城)这边店开得越来越多,竞争越来越激烈,像我们店就是低价跑量的,利润越来越薄。你看这种薄款羽绒服,这个冬天卖出了十几万件,但是每件只卖三四十块钱。”
 
  而一位开店三年的店主则跟记者感慨,“其实我们开店错过了好时候。”据其介绍,近年开店的成本越来越高:“最明显的就是房租,我们刚开店那会儿一年房租只要七八万,现在已经涨到一年三十万了。关键是我们的旺季主要是九月到春节前,其他时间基本没生意的。”
 
  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以出口贸易闻名,但从批发商层面看,服装城的外销客户并不多。服装城内一位店主告诉记者:“我们主要还是内销为主,比如批发给淘宝商家,不过这几年也有外国人,有韩国和智利的人过来,卖给外国人利润会高点,我们基本会(在单价上)涨个五六块钱。”
 
  记者注意到,在另一个叫做“慧腾”的服装城内,许多门店挂着包含“出口”、“外贸”等字样的招牌,不过有店内人员告诉记者:“都是随便写的,(我们店)没有国外客户。”
 
  服装厂:代理加工模式受阻
 
  在社群网络“嘉兴19楼”上,有网友表示,如果你看到一个耐克包产自平湖,那么就是平湖的代工厂做的。这种说法并非没有依据,在平湖当地,许多服装厂与NIKE、Armani、Reebok等服装品牌有合作,且往往是采用“贴牌代工”的合作模式。
 
  记者注意到,在一家名为平湖市联诚制衣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联诚制衣)的公司厂房门口,摆着一则招聘启事,启事上的公司简介显示,公司创立于1999年,与日本、欧美等海内外客商有长期合作。该公司袁经理告诉记者,公司主要是为日本、意大利等地的品牌生产中高端休闲男装。
 
  针对公司的经营情况,袁经理表示:“现在像我们这样的服装企业生存环境比较困难。现在东南亚等地的劳动力成本比我们要低三到四倍,所以很多订单都转移到东南亚,这对我们这种代工企业冲击很大。”
 
  袁经理补充道,目前公司用人成本高涨,像联诚制衣这样的传统制造工厂的“用工荒”一年比一年严重。“现在我们很缺人,但缺的不是那种管理人才,而是一线的厂房工人,现在来应聘的一线工人,大多对月工资要求都是五千元以上,并且不愿意加班。”
 
  公司门口的招聘简章显示,公司招收的岗位包括:业务理单兼日语翻译、CAD(计算机辅助设计)制版、技术工艺、服装整烫工、服装检验员、熟练车工。
 
  人力成本高涨,代工优势不再,以往依赖于低成本劳动力的代工工厂将如何应对?袁经理对此坦言,调整并没那么简单。“我们工厂开了有20年了,在这一块算是比较老牌的企业了,如果要解决人力成本问题,我们必须加大对自动化设备的投入,但这不是短期行为,而且生产线的投入成本高达七八百万,这对公司来说还是很有压力的。”
 
  新业态:跨境电商或成新出路
 
  内销的利润越来越薄,外销的代工模式也丧失了人力成本这一巨大优势。
 
  对于昔日的“服装大户”平湖面临的困境,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向记者分析表示,首先从内销层面上看,目前国内内销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,“原有的爆款批发模式已经随着消费场景的升级而改变,现在以社群营销拼多多为代表的新模式推陈出新,流量入口越来越多元化”。
 
  至于外销,平湖的贴牌加工模式已是数十年前中国服装产业的老路子,转型已迫在眉睫。Orolay羽绒服在亚马逊上的走红,或许能为众多平湖当地的服装代工企业提供一些新思路,比如创建自有品牌、以跨境电商替代传统外贸等。
 
  易观此前发布的《中国跨境出口电商发展白皮书2018》显示,随着出口商品同质化竞争严重,利润率出现严重下滑,部分厂商开始设立自有品牌,主打产品差异化竞争策略,通过品牌化、定制化产品的制作,逐步提升自有品牌的知名度。
 
  此外,一位从事跨境电商培训行业的人士向记者表示,在嘉兴当地,已有不少企业参加境外电商的运营培训。“我们在嘉兴开的课,一节基础的培训课通常会有300多位学员过来。”
 
 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:“亚马逊这个平台是2014年来中国招商的,当时很多做贸易、做电商的企业会先去尝试,然后现在华东区域的跨境电商氛围也慢慢带动起来了,现在有很多传统的代工工厂或者贸易出口公司,也在寻求(跨境电商)这方面的转型。”
 
         
用户评论(共0条评论)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